首页旅游 › 声东击西!大马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!(8)

声东击西!大马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!(8)

说在前面的话:每次道别每次重聚

声东击西!大马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!

我和yuu都是马来西亚人,不约而同到了中国杭州浙江大学留学。在此之前,我们同校了12年,实际同班3年,他还是我高中3年班上的班长,但我们俩的交流甚少,3年来不超过5句对话。

节奏转换|找不到方向

到浙大后第2个学期我们在一起,聊回中学时期才知道当时彼此都不太喜欢对方。我们的个性南辕北辙,可能因为不理解所以熟络不起来,可能因为互补而走在了一起。4年来每次暑假寒假,我们都会经历道别和重逢。第1个暑假他骑行去了台湾环岛,我到了新加坡一家书店打工;第2暑假他背包去了印度,我去了东马来西亚婆罗洲自驾;第3个暑假我们都从杭州出发一路向西去往新疆,我背包搭车,他则是骑着他的Giant;第4年寒假他回国过春节,我背包从杭州陆路回马来西亚,途径越南、柬埔寨、泰国多个城市。

Yuu上船前我们语音聊天,36小时后,Yuu发来消息:我到啦!

图片 1

图片 2

上学的日子里我们天天在一起,在城市中心骑行,在学校一条小河里划皮艇,按朋友们的说法是“生活过得很惬意”。一年之中我们道别的时刻就是分开旅行的时候,很多人不了解热爱旅行的一对情侣为什么不一起上路,我也说不上来,难以回答,只能说是“一种独立个体所向往的方向不一的自由”驱使我们去往不一样的地方,或许有一天会在地球这颗圆球体的某一点相会,但不是现在,也不会是同一个出发点。这是我们的共识,默契的力量。但我们珍惜每一次个别旅行回来后重聚时的分享,那将会是多少个夜晚彻夜聊也聊不完的话题。

这个家庭是Yuu在去日本的船上认识的,还说这几个小朋友调皮得很,看来这几十个小时的旅程并不无聊。还记得去年暑假,我从新疆结束了2个月的旅行准备回杭州开学,那时候买的是硬座,足足做了58小时回到杭州,屁股炸开了花。幸运的是这三天两夜有小伙伴一起同行,不再催促时间,反而跟着火车一摇一晃的节奏消化一趟旅行的点滴。

2015年夏天,再也没有暑假,我独自留在杭州租了房子,他从我的新住所离开,我们又一次要道别,如果说这是一次分开旅行,那我对这样的道别驾轻就熟。但是yuu这一次出行,是带着他的银行储蓄全部家当而去的,打算把银行里的钱用光,能走多远是多远。他不再像之前的4年,结束了2个月的旅行会再回来,他的自行车成了他路上唯一不离开的伙伴。

Yuu的36小时,想必是充满思考的。

我记得那天早上,我连再见也没说,从9楼楼梯间的窗户往下看,他满是包囊的自行车重得难以平衡,最后缓缓骑出我的视线,身影看起来那么瘦小。

图片 3

Yuu给自己定下一个承诺,顺利毕业以后要把蓄了2年的长发剪掉,捐给相关机构。出发前两天,我陪他去了家楼下的理发店,把他那头接近20cm的长发剪了下来,一下子他变成了个光头,那副模样让我想起他高中时期的样子。

图片 4

图片 5

Yuu发来的照片,让我想起他大一暑假是环岛台湾的旅行。从福建金门到台湾高雄,他也是搭乘大型渡轮,记得那时他在船上碰到一个意大利的骑行者,两人志同道合,想进一步了解对方,却因为Yuu的表达障碍没法好好聊天。于是俩人恢复最原始的沟通,用眼睛看,用心体会。

我替他把头发寄到了上海的“青丝行动”,头发会用于制作假发给癌症儿童佩戴。

其实我一直认为,Yuu更像是一个艺术家,很多东西在他眼里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Yuu出发至今快1个月,出发时有个浙大同学小伙伴,现在也已经分道扬镳。Yuu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有限,他的语文科成绩很烂。在路上碰到好些人他觉得很感兴趣很想和别人聊天,说不上两句就没话聊了。但他有一个慢灵魂,用他的眼睛看见的人、事、物都是真挚的、善良的、美丽的。他有他的视角,他会摄影,所以我有一个想法:为他记录这场旅行。他走多远,我就写多远。

图片 6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澳门新葡亰网址 https://www.syyh168.com/?p=1225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